首页 穿越 极品小军师

正文 第522章 蔡方的辛酸史

极品小军师 我的金步摇 4629 2020-10-30 23:24

  夜以深。

牢房的门已经被锁好了。

犯人们也已经全睡了。

有些还发出了雷鸣般的打鼾声,全是白天被累的,可这吵的新来的蔡方等人根本就睡不着。

“d,这叫人怎么睡的着啊?”蔡方一把掀开捂住自己脑袋上的被子,喊了出来。

先前他们看着那干净的居住环境与那些崭新的床上用品,自己还暗自庆幸,不用担心蚊虫鼠蚁

可他们还是太年轻,没想到他曹三火玩的那么绝,这不去劳作,没有积分就不给饭吃,这特么的亏他想的出。

伴随着蔡方这话。

他的一众小伙伴也掀开了捂住自己头上的被子。

这白天睡的太久了,现在大家都精神奕奕来着,加上现在又饿,又吵,他们怎么睡得着。

昨天晚上闹了一夜,虽说那些被自己放了火的人家没怎么为难自己,还让自己睡在了偏房。

早上也是随便弄了点东西吃就把打发,山珍海味那就别想了,这有的吃,没打他们就算好的了。

这也算好的了。

平常他们也是经常睡到中午吃饭才起来,基本上也是不吃早饭的。

不过他们被送去皇宫大内的时候,是被押着站在殿庭之外的,吹了一早上的西北风。

那是又累又渴又饿。

好不容易在十点多散朝之后,被送到开封府来,曹焱又抓着他们唧唧歪歪了半响。

还把自己的头给剃了。

一下没了头发,北风这么一吹,那叫一个冷啊!

这么多方面的因素影响下,当时又累又冷还想睡。

那肯定是待在被窝睡上一个美美哒的觉,这才是自己应该干的。

在分好床铺与东西之后,几人立刻就倒在床上睡了。

就连一旁带他们进来的狱卒要求他们去干活的话他们也没理。

狱卒在叫了几遍之后,见他们不会话,也没有强制要求,拍拍屁股就走了。

开始大家还以为,狱卒会带人强制过来抓他们去的。

到时候逼不得已去了。

他们连怎么对抗的想好了,去到田间地头找一个舒服的地方一躺,到时爱干啥干啥去。

可没成想到狱卒把牢门一锁,之后就再也没了声响,整个牢狱就剩下他们十来号弟兄面面相窥。

不明白曹焱这玩的又是那一出。

不过他们这些人没心没肺惯了,见没人管自己还落的个自在,没多想又爬上床睡觉去了。

可等到吃中饭与吃晚饭的时候,他们就傻逼了。

没有积分的他们,别人根本就不理会他们,他们在牢里喊了又喊,狱卒只能瞟了他们一眼,送了点水来就走了。

反正牢门就一直没开过。

一直到那些犯人晚上唱完几首爱国歌曲回来睡觉,才被打开。

整个开封府的牢狱好像就把他们忘记了一般。

被饿了一天的他们,早就受不了了。

蔡方几人连忙喊着狱卒拿东西来给他们吃。

狱卒笑着指了指,墙上贴着的条例问道:“看见价格表了吗?你们有积分吗?有钱吗?”

这简直就是狗眼看人低啊!

难道不认识自己是谁吗?

不过他们现在身上是真的没有钱,钱一般都是自己的小跟班身上背着。

那家少爷是自己背钱的。

当时就有人喊道:“瞎了你们的狗眼,爷几个你们不认识?难道还怕我们少了你们那几贯钱财?先拿最好的套餐来,等我出去就给你们钱。”

“呵呵,我们认识你,可是饭堂的打饭大娘不认识啊,她们是要求现金结账的。”

没办法,蔡方等人相互看了看,有人提议道:“大家找找看,身上有不有钱!”

结局很感人,他们底裤都差点找了,还是没有。

不过值钱的东西他们身上却有,每人都带有玉佩或者玉吊坠,这东西可是很值钱的。

蔡方咬了咬牙,这饿的实在是难受,那还管它值不值钱?

于是把玉佩取了下来,吼道:“这东西可能当吧?”

“我们也没带钱,这玉佩当给你们总行吧?”其他人一见带头大哥都这么干了,那还肯落后,全都把自己身上的值钱的饰品取了下来。

想到先吃了东西再说,明天自己家人肯定会来看自己,到时候让他们用钱再赎回了就行了。

几个狱卒接过蔡方的玉佩,看了几眼。

“等等!”留下这么句话,就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狱卒带着一个长相很老实的男人进来了。

被他们带来的还有两个糙面馒头。

“杂色,残破玉佩一块,值一贯,死当!可以换两馒头。”

死当的意思就是当了不开单据,这东西你就当直接卖了。

这话一出,蔡方当时就怒了。

“这么好的羊脂玉佩,你眼瞎了?当初我娘可是一千贯买来的。”

林老实并不与他争辩,把手里的玉佩抛了抛:“现在就值这个家,怎么换不换?”

“换个b,老子就是饿死,一头撞墙上撞死,在死之前都会把这东西敲碎了都不会给你们留下。”蔡方一把夺回自己的玉佩,他算想明白了,大不了等下直接闷头就睡,熬一晚上,明天自己奶奶或者娘就会帮自己送东西来了,到时候自己再吃。

“那你们?有用烂玉佩换东西吃的吗?”林老实拿着馒头在一众饿的死去活来的二世祖们面前晃了晃,听见了一片流口水的声音。

不过他们毕竟还是吃过早饭的,只饿了两顿,暂时还能顶。

而且此时骨气尚在,虽然想吃,可还不想被人这么欺负,平常都是他们欺负别人的何曾被人这么欺负?

纷纷把自己的玉佩收好,衣服都不脱,直接就回床睡觉了。

见他们都不上钩,林老实对一众衙役吩咐了一句,“这是今天剩下的最后两馒头了,等下谁要是饿了也别叫我了,让他们咬咬牙等明天吧。”

说着拿着馒头自己一边吃,一边向牢狱外走去。

想到这段经过,蔡方就想哭。

心底也有点暗暗的后悔,早知道就不争那口气了,直接那玉佩换了。

几人,又围在桌前,每人又喝了一杯水。

牢狱这点还是挺人性的,开水免费供应,当然茶就不用想了,让他们也死了嚼点茶叶顶饿的心思。

可这水喝下去,除了尿多一点外,没别的用途,而且走去上厕所,还要浪费体力,感觉自己的肚子更饿的。

当然现在这水也被大家喝完了。

这大半夜的,也别想着有人会帮自己添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