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开元情诗与剑榜

正文 第513章 掐架!

开元情诗与剑榜 长庆二年 8798 2020-10-31 00:07

  一个人勇敢不勇敢,不是靠他面对弱小的反应来判断的。

就好像阿q,被“假洋鬼子”打了几棍子后,刚好遇见小尼姑从对面走来,阿q便认为自己挨打是因为撞了这个令人晦气的小尼姑,便走前去,“呸”地吐了一口唾沫,伸手去摸小尼姑的头皮,说:“和尚等着你……”当小尼姑反抗时,他更加兴高采烈地说:“和尚动得,我动不得?”——其软怕硬,真是活灵活现。

有本事,你去摸赵老太爷的头皮呀?

别说赵老太爷了,吴妈呵斥一声,阿q也要怂包了。

他也只能对小d、小尼姑这些人逞逞威风。

可少年人不!

我既然都不肯低头捕猎猪羊,又“岂能投畀向虎豺”?

“投畀豺虎”出自《诗经·小雅·巷伯》:“取彼谮人,投畀豺虎。”后来也成了成语,意思是那种好搬弄是非的人,要把他扔出去喂豺狼虎豹。

在这里很显然是用的原意,那就是不能把自己当成食物,投喂给猛虎!

今虎为刀俎,我为鱼肉,如之奈何?

陈靖国答:削它!射它!玩它!

我是顶天立地的少年儿郎,你要吃,吃那些俯颈就戮的猪羊去!

想吃我?门都没有!

你“虎”是“毛虫”之长,我们人也是“倮虫”之长!

本是同根生——啊不,引用错了,同样是百虫之长,大家平起平坐,凭什么是你吃我,而不是我吃你?

与对手狭路相逢时,无论对手有多么的强大,就算对手是天下第敌的百兽之王,明知不敌,也要亮出自己的利箭。即使是倒在对手的虎爪之下,也虽败犹荣!

这就是我们山塘村人的亮箭精神!

一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亮箭精神,是我们山塘村、我们交趾陈氏的灵魂!

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陈朝,终将复国!(陈成:“……”敢情陈靖国还看过《亮剑》、精神导师是李云龙是吧……)

听着钟矩对射虎英雄的热情歌颂,众人都很受热血感召,纷纷鼓掌起来!

看了你这首诗,我们都想立马认识这位“未肯低头逐羊豕,岂能投畀向虎豺”的英雄了!(陈靖国:“不要来啊!闲杂人等敢来山塘村,看我不射死你们!)

可是,仔细回想一下,钟矩的这首诗里写的“陈靖国”的形象,与戴誉、邓铎讲述中的那个“陈靖国”的形象,差距很大。

现实当中,一个13岁的少年,纵使比常人勇敢一点,怎么可能有钟矩说的这种气度!

都能跟一首塑造二战转折点“平安格勒战役”的李云龙相媲美了!

而且考虑到邓铎戴誉也是听陈靖国的族弟陈靖康说的,陈靖康肯定也会对二哥有所褒奖,隐去了他当时一些不那么“英雄”的行为,比如说“尿裤子”啊之类,那么钟矩的诗,与现实的陈靖国,差别就更大了!

“哎,这又何妨!”钟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真人是真人,诗是诗嘛。”

诗歌艺术,就是要提炼生活中的片段,然后将它升华嘛!

就好像陈成就不相信,现实中真有抗日神剧里面手撕鬼子、裤裆藏雷的英雄,但不妨碍无知的爷爷奶奶们爱看嘛!

武松打虎也慌得一比,但后人看来,武松就好像是老虎的克星似的,实际,武松能虎口逃生,也有运气成分,加酒精的麻痹。但凡清醒一点,早吓尿了。

无论实际情况如何,钟矩的七绝令人拍案叫绝已成既定事实。众才子们纷纷感叹,这几个少年当真是人人会写,个个能诗,还没出手的几位,不知又能交出怎样的作品!

就在大家期待下一位出场的高手时,蒋飞忽然插了一句话:“各位哥哥,我能提一个问题吗?”

几个人看着他,问:“你有何疑问呢?”

“那个,可能有点离题哈。”蒋飞扭捏道:“刚刚小钟哥哥说‘同样是百虫之长,大家平起平坐,凭什么是你吃我,而不是我吃你’——的时候,我就在想……”

老虎肉……

是什么滋味?

钟矩:“……”

众人:“……”

七少:“……”感情莫家的烤猪你都已经吃厌了,现在还想尝尝老虎肉是什么滋味吗?

就在大家都满脸黑线的时候,陈成忽然咂咂嘴,回味无穷的样子——

难道,你吃过老虎肉?

众人再度满脸黑线!

“对啊,我小时候吃得可多了呢!”陈成口舌生津笑道。

众人:“……”

举报!

有人公然食用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陈成并没有吹牛,他小时候,的确吃过很多“老虎肉”,不光是“老虎肉”,还有“唐僧肉”、“展昭肉”、“少年包青天肉”……

看起来都挺可怕的对不对?

但这就是陈成他们那一辈人小时候的美好回忆啊!

这些名字挺可怕的“虎肉”“人肉”,实则都是珠三角小食品厂生产出来的梅肉,酸酸甜甜,简陋的小塑料包装,最开始是一毛钱一包,以后渐渐涨到2毛、5毛,5毛以后,就退出历史舞台了。

陈成小时候最喜欢吃这种酸酸甜甜的梅子肉了,总缠着大人买,“老虎肉”就是这种小零食的代名词。

至于后来“辣条”食品出来之后,“唐僧肉”这些又成了“亲嘴烧”那种零食的代表词,但与陈成已经不算是同一个年代了。

等到00后、10后的小朋友们出来,就很少有尝试过这些了,而80后90后只能在营销号的诸如“这些童年火爆零食,吃过10个以你就真的老了!”的文章里寻找美好回忆了。

哎呀,想一想,真是令人怀念呀!

陈成跟大家讲着自己“吃老虎肉长大”的趣事,又有点流口水的样子,忍不住擦了擦嘴。

始安七少同样馋的不行,羡慕道:“梦见哥,你小时候有那么多果脯吃呀!好令人羡慕哟!”

陈成汗了一下,心想这有什么好羡慕的!我们吃的那些零食,还不都是你们岭南出品的!

因为无论是芒果汁啊,健力宝啊,九制话梅啊——这些零食的原料,还是最常见的香蕉、荔枝、龙眼这些水果,都是岭南才能出产的,我们内陆不产啊!

过去运输力不行的时候,除了香蕉运输毕竟方便,其他水果根本不好运到全国各地,只能制作果干,“老虎肉”“唐僧肉”之类,才能让北方品尝到一点岭南味道。

我们吃“老虎肉”,纯粹是无奈之举啊!

有新鲜芒果吃,谁要喝满是“增稠剂”的芒果汁?

有新鲜椰子吃,谁要吃既不是纯正椰汁也不是椰肉榨汁的“椰果”?(作者:我要,我喝奶茶必须加椰果啊!)

有新鲜梅子吃,谁吃老虎肉——

嗯,那我还是选择吃“老虎肉”,相比新鲜梅子,还是梅子干更可口点,新鲜的实在太酸我受不了……

像后世广西还是贵州一带流行的“辣椒拌青梅”的吃法,我是没尝试过。可能真好吃,也不一定。

主要是在后世我很少买到新鲜青梅,而在古代,没有辣椒!

“哈哈,我还以为陈兄弟真的吃过虎肉,原来是在开玩笑呢!”邓铎笑道:“不过,靖康兄弟他们那个村,还真吃过虎肉——当然不是陈靖国射杀的那只。他们那老虎不算多,但隔些年也能遇到,我听陈靖康说,有一次村里打杀了一头虎,一群人围过去看,结果老虎突然回光返照,一爪抓到一个人脸!直接都毁容了!那个被老虎抓的人我还在村里遇见过。”

始安七少听着,觉得有点同情,既同情人被老虎挠了,肯定很疼;又很同情老虎。

“后来呢?”

“后来老虎被分了,据说老虎肉煮出来很多泡泡,白白的呢!”邓铎也没有吃过,只是道听途说。

只说“泡泡”与“颜色”,而不说味道,那大概率老虎的肉根本不好吃。

不过如果真有老虎肉摆在大家面前,肯定很多人不敢尝试。

奇怪的是,陈成竟然在这些人里面看到有人在咽口水,问他,他说“可能老虎肉跟猫肉差不多吧。”

众人:“……”

这岂不是说,你这么馋,是因为吃过猫肉,还觉得猫肉很好吃?

“嗯呢。”那人感慨道:“秋风起来了,想到了家乡的‘龙虎斗’,我真想立即回家去吃呢!”

陈成:“……”

拿蛇和猫一起煮,这种“天才”的创意不知道是哪位仁兄想到的!

反正我不想吃!

人家张翰“莼鲈之思”有点感人,你这“龙虎之思”就有点膈应了!

钟矩这时候感慨道:“

於菟遽失葭中势,九沸翻成席珍!

遗与一脔堪左胾,谁家食谱又翻新!”

古代楚人称虎为“於菟”,别看它威风凌凌,可一旦失去了威势,沦为食材,被人“九蒸九煮”之后,就成了酒席的“珍品”。想一想“山林大王”的宿命,多么可悲可叹啊!

每人分了一块,各有烹饪的手法,不知道谁家的菜谱又能翻新了,创造出几种“龙虎斗”这样的美食。

众人听了都不知道如何评价,钟矩笑道:“没事,我随便感慨一下而已。”

你们自去吃你们的“龙虎斗”,我又没谴责你们。

我这诗是“买一送一”,加量不加价。

“小钟兄的‘赠菜’都如此精彩了!叫我们的‘正菜’怎好拿出手啊!”邓铎自谦,顺便抬了钟矩一把。

“邓兄说笑了!”小钟笑道:“你可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们再过些日子,都不敢跟你比了。”

邓铎努努嘴,指向陈成的方向:“有陈兄弟在,我算什么‘士别三日’!”

人家陈某人一天一个样子,一天一个等级好吧!

“行了行了,要写就写,吹来吹去不令人作呕吗?”雷拓就看不得他们这帮人团结友爱,商业互吹的样子,你的诗只要好,哪怕如我这样犯了众怒的,你也只能夸好,自己人吹来吹去,没卵用!

“好,我作的是一首五律!”邓铎道,他除了那天在逍遥楼和陈成写了一首七绝,已经基本转型为一位“律诗诗人”,次在山塘村,他用来对阵的,不是七律就是五律,总体而言,在他写过的体裁当众,的确五律最佳。如那首“莫炎快开门”。

为了能赢,今天几个人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邓兄弟写的又是什么内容?”

邓铎看了一眼雷拓,微笑道:“我写的是,如陈靖国兄这般的勇士,为民除虎之后,给乡亲们献‘战利品’的情景。”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哦?”众人又有点兴趣:

大钟写山行疑有虎;

戴誉写回家真有虎;

小钟写拉弓射杀虎;

邓铎现在就要写“凯旋献老虎”?

“哎,那只老虎不是已经被小钟郎君给煮吃掉了吗?”蒋飞不解道。

“……”钟矩汗了一下,笑道:“我那是‘番外篇’。”不应该算在正片之内。

“你记错了。”小六指点蒋飞道:“陈靖国那只虎发现时都烂了,没法吃了。”蒋飞这才“哦”了一声。

“诗曰:

少年英雄献虎!

昔日食良马,今朝逢猎人。

金睛宁烁电,玉爪不防身。

杀气消长啸,尸骸满箭痕!

持将劝元恶,勿与祸为邻!”

邓铎的诗通俗易懂,却又不失风采。

说起这只“害人之虎”,曾经一口吞吃村民辛苦饲养、运盐运茶的良马,也曾伤害过山林中的生灵的性命,还威胁过村民们自身的安危——

可是,这一天,他遇到了英勇的猎人,面临着正义的审判!

它的“火眼金睛”里就好像能射出闪电,它漂亮锋利的爪子也是它最有效的武器。

可是遇到猎人之后,这些,都没有作用,防不了身了。

猎人释放出阵阵杀气,逼迫地猛虎不敢再长啸;

随即用利箭结束了它为非作歹的“杀手生涯”,直到大家发现它的尸骸时,面还是满是箭痕!

我们用这只恶虎的尸首奉劝大家:

不要为非作歹!

不要与祸为邻!

否则,毕竟面临正义的审判,公道的铁拳,索命的利箭!

《苟子·大略》说:“庆者在堂,吊者在阊。祸与福邻,莫知其门。”

也就是说,庆贺的人还在堂欢乐,吊丧的人就已经到了门口。

祸与福相邻,不知道它怎样发生。

就好像这只恶虎,原本还山中做着它的“百兽之王”,作风作福,对其他生灵的生命任意取夺!

可转瞬间,落得个满身剑痕,死无全尸的下场!

你们说,这样的遭遇,不值得我们人类借鉴吗?

众人还在思索着,却听见一声冷哼。

“邓铎!你是什么意思?”雷拓眯着眼睛,阴恻恻道:“你写诗就写诗——”

指桑骂槐,是什么意思?

众人看向这二人,心想:嘿!这两位,要掐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