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沧元图

正文 第25集 第22章 安海王的落幕

沧元图 我吃西红柿 4504 2020-11-28 05:43

  “师尊。”安海王恭敬行礼。

秦五看着这个徒弟,曾经这个徒弟是他的骄傲,有望在李观、洛棠、秦五他们三位之后成为元初山第四位尊者的,可却是走错了路。认为能吞下妖族的好处,不让妖族占到便宜。可最后依旧被妖族算计,若非孟川出手,安海王当初造成的危害还要更大。

“三百年期限已满。”秦五冷声道,“元初山允许你在人世间看一看走一走,三天后,你必须回到元初山,未得宗派允许,终生不得再下山。”

“是,弟子明白。”安海王微微躬身,接受了宗派的决定。

秦五看了看他,转头便走。

如今沧元界有孟川在,无形的领域便自然覆盖整个沧元界,他不关注则罢,稍稍留心任何事都不可能瞒过孟川。安海王在人世间行走三天,秦五并不担心会造成任何恶果。

“小七。”安海王看着晏烬。

晏烬却冷漠看着安海王:“薛廷,我今日来,只是想问你,你可知错,可后悔?”

直到此刻,晏烬都是不认这个父亲的。

“哈哈哈。”安海王看着这个儿子,笑了起来,“我知什么错,后什么悔?”

“你的子女们。”晏烬难掩怒气,“还有我娘她们一个个无辜可怜人们,被你暗中刻意安排,沦落那般凄惨下场。我们所经历的苦难,很多都是你一手造成,这些都是你的罪孽。”

安海王看着晏烬,淡然道:“如果你们从小享尽富贵,没任何苦难,你如今能成封王神魔?你五哥当初能有那般成就?你能有如今成就,得感激年幼时的经历。”

“感激?”晏烬气急而笑,“真没想到,三百年过去,你还如此疯魔?我娘她们这些可怜人,你至今依旧不在乎?”

安海王平静道:“你娘她们几个凡人,牺牲自己,培养出你这个封王神魔,她们对人族是有贡献的。比很多庸碌一辈子的凡人,贡献要大得多。”

“真是死不悔改!”晏烬眼中有着怒气,“薛廷,我苦修三百余年,自创一套剑法,你且试试我这剑威力如何!”

话音一落,晏烬已然出招。

剑光耀眼夺目,划过长空,已然出现在安海王胸口。

“哈哈哈。”安海王大笑着,赤手空拳接招。

晏烬也是颇有天赋,虽然无法在肉身生机巅峰期跨入尊者,但修行至今三百多年,恰逢元初山给弟子们的资源大大提升,又有孟川经常讲道。晏烬如今实力虽然不及当初的‘真武王’,技艺境界方面也是达到了洞天境中期。

他的剑法,汲取万剑宗的经验,又学了群星楼传承,威力奇大。

然而交锋片刻。

“嘭。”

晏烬撞击在山腰上,山峰震颤,有宗派阵法守护才没崩溃,却也撞击出了大坑,晏烬脸色苍白躺在那,嘴角有着血迹。

“输了?”晏烬有些难以接受。

安海王薛廷修炼的时间,是比他长百年。但如今元初山的修行资源比过去强太多了,劫境大能‘孟川’更是经常讲道,在这样环境下,晏烬认为自己应该能超越安海王。

“自创一门剑术,洞天境中期?能和我交手数十招已经很难得。”安海王平静看着重伤的晏烬,淡漠道,“但我在世界间隙修炼三百年,已达洞天后期,你依旧不是我对手。若是你五哥修炼三百年,怕是能超过我吧,你还是差了些。”

“薛廷,你天赋是高,当初元初山也倾力栽培你,可你又做了什么?”晏烬冷笑,“你镇守城关是救了些人,可后来又被你杀了,甚至都杀了不少神魔。若不是孟川出手,你杀戮的神魔和凡人,还要多得多。”

安海王脸色微变。

这是他一直无法原谅自己的。

本以为能吞下妖族的好处,还能反击妖族。最后却真的中了‘妖族’的招。

“你不择手段,只为提升实力。”晏烬怒道,“甚至不择手段来栽培你的子女们。可事实上,做人做事教导子女后辈,不能‘不择手段’。一切要走正道,若是走了歪道,道路都歪了,自然会偏差万里。没想到三百年,你依旧如此偏执。”

道路歪了?偏差万里?

安海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全身处处都犹如寒冰形成,已经不是正常人类的血肉之躯了。

“路偏了?”安海王默默自问,随即没说话,而是破空离去。

晏烬看着这幕,咬牙不甘,为他的那些亲人们,为他的兄长姐妹们不甘,都因为这个疯子,害了那么多亲人。

……

三日后。

行走人世间的安海王,又回到了元初山。

“师尊。”安海王又到了秦五面前。

“从今往后,未得宗派允许,你终生不得下山。”秦五冷漠看着他,原本安海王应该有大前途,却落得如此下场。

“弟子在人世间走了三天,的确,这人世间比过去繁华多了,也精彩多了。”安海王微笑看着秦五,“这是我做梦都想要看到的世界,如今真看到了,师尊,你帮我告诉孟川,我很感激他,感激他完成了我最想要完成的梦。”

“师尊,还请告诉晏烬,我这一生,路的确走歪了。”安海王继续说道,“甚至牵连了他,牵连了峰儿等很多人,或许我好好教导他们,他们也能像孟川一样成长,一样变得强大。”

“我这辈子,也走到尽头了。师尊,辜负你的期待了。”

安海王恭敬行礼。

随即抬头,抬头直起身子时,身体便已经开始溃散,化作尘埃彻底散去。

秦五默默看着这个徒弟,这个早就转化为寒冰护卫的徒弟消散在眼前。

在庭院一边,孟川凭空出现。

安海王的死去,孟川自然能感应到。

“安海王死了。”秦五说道,“临死前倒是醒悟了。”

“他年幼凄惨,也见到人世间最黑暗的一面,性子变得扭曲。”孟川说道,“他自己性子扭曲,也影响了他的妻妾们、子女们,更害了大量凡人和神魔。他危害极大,不过镇守安海关多年,也救了很多人。巡守世界间隙三百年,也有功。”

“有功,但有大过!”秦五道,“他辜负了元初山的栽培。”

“嗯。”

孟川看着秦五,“师尊,我近期会闭关,有重要事情你可以找我。否则不用打扰我了。”

“好。”秦五点头。

“我给你准备的那份延寿宝物,你尽快服用。”孟川提醒道。

“不急。”秦五笑道,“我离寿命大限还有数百年,如果在大限前三年依旧不突破,再服用也不迟。”

秦五如今身份,虽然不清楚孟川准备的延寿奇珍准确价值,可也知道,能给尊者延寿的都无比珍贵。所以不愿轻易使用。

“行吧。”面对师尊的固执,孟川也没强迫。

他为族群,为宗派准备了很多,甚至为至交好友晏烬、阎赤桐他们都准备了礼物,为孙儿、外孙也准备了礼物。虽然远不及‘一万方’珍贵,但也有大用途了。

当然这些也只是外物,不管是族群,还是个体,还是要看他们自己。

孟川转身离去,开始更专心于闭关修炼。

他有感觉,第六次天劫已经不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