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幻徒

正文 第三十六节 两个点的相遇

幻徒 笔下有神 4057 2020-10-25 00:42

  这是一颗剧烈跳动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哥达的心会跳得这么快。这,就连它自己也说不清楚。

“停下来!”哥达冲着正在靠近的比里大喊道。

“怎么了?大王,难道你害怕我这个没有丝毫杀伤力的使徒?”比里说话的时候带有一些玩味的语气,他的确是在玩乐,因为当初使他恐惧万分的哥达,现在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小丑,他知道了真相,惊天的真相。他知道哥达对这一切还在懵然不知!

“你只管传话就好!不用靠这么前!”哥达没好气地说道。

“你认为你有资格命令先知的使徒吗!”比里高傲地说道。

“你可不要太过分!即便是先知到来也是会让我几分!”哥达握紧双拳,就差要扑上去了。

比里停下了脚步,静静地看着暴怒的哥达,丢出了一句话:“我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嗯?”哥达把手一甩,背对着比里,说道:“原来你来这里还是为了那件事情?真够无聊的,你要的人我给不了你!我不是说过了吗?”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比里说道。

“哇唔!”哥达转身咆哮,顿时整个宫殿在颤抖,它接着说道:“你是在威胁我?你好大的胆子!即便先知也不会和我这样说话!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先知的使徒,我早就把你剁成了肉碎!”

“你会栽在我的手里的,你记住……”比里低头,向着阴暗退后。

“放肆!”哥达冲向了比里,一对带有强劲力量的双拳向着比里打去!

可是比里已经进入了黑暗当中,消失不见。哥达扑了个空,它没有停下来,而是径直撞向了阴暗处的宫殿墙上,顿时把宫殿里的围墙轰出了一个大洞。

“可恶!我要杀了你!”哥达大声地咆哮,整个宫殿为之晃动,不少尘土被震落了下来。

哥达从来没有被人威胁过,甚至当年父亲死后,它也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威胁,所有胆敢反叛的雪克领头都被先知给第一时间格杀掉了。它的这个王位得来十分的顺当。正因为这样,它此时此刻才显得更加彷徨。

很多时候,哥达都会有这样的一种错觉,这个王位似乎是它素未谋面的先知施舍的。它不是王,先知才是王。它内心早已厌恶了,所有的手下在提到先知的时候,在它面前流露的那种崇拜的目光。厌恶而让人讨厌,而现在,自从比里被先知收为使徒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它知道,所有他带回来的人类都被先知给带走了,比里成了先知的使徒,而其他人则成了先知的寒风寺的守卫。先知究竟想干什么,它不知道,以前也从来没有想过。而现在,它不得不想了。可是当它想起来,它就越发不敢再想下去,如果先知突然不再支持它的统治,它知道它就会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雪克。

镜头飞快地穿过宫殿,来到赤红如黄昏一样的天空上,然后又坠落在了熔岩城西边的城门上。透过破碎的镜面,城门外的不远处出现了三个人的身影,两男一女。在前面带路的是蹦蹦跳跳的宫迷梦,此时此刻我才打心里承认,她就是宫迷梦。没有人比她对周围的更加的冷漠,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有如此轻盈的步伐。

她身后跟着两个相比之下显得比较搓的男人,两个男人满脸的胡渣子,双眼除了疲惫还是疲惫。他们就是奔命的小兔子一样,跟着宫迷梦的身后,精力快要被耗尽,已经是半虚脱的状态。

城门的另一边,水静鹅飞。城门前的广场变得静悄悄的,雪克们连个影子都没有,好像都意识到这里会发生重大的事件一般。

马珞终于来到了西边的城门,她满头的大汗,虽然辛苦,但是她很是兴奋,她知道,她将要离开这个见鬼的城市。一路上来,周围的怪物越来越稀少,马珞都看在眼里,不是没有怀疑过这背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是她不管,心中只想着早日和自己的丈夫还有女儿相聚。

当来到城门前的时候,她才发现城门被拴上了一个巨大的木栓,而且还扣上了一个生锈的大铁锁。好像再说,此门不开久已,请另寻途径。

我一定要出去。

马珞生怕从别的城门离开会突生变数,她爬城墙的高大阶梯而上,看看有没有办法从城墙上离开。

我们来到了城门前,挡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高大的城门。

“用一个爆裂尖刺把门给爆开吧。”彪说着,双手贴在地上。

“那也太没意思了吧。”宫迷梦摇了摇头说道。

彪坐到了地上,双手交叉在胸前说道:“那你一脚把它踢开吧。”他累坏了,借机坐下来休息一下。另一方面,他可没有宫迷梦的闲情兴致。

“不是你的东西,最好还是弄得好看点,至少为那些暴躁的雪克留点面子。召唤一个沙人,抡起一个沙锤把门给捶开吧。”宫迷梦说道。她飞奔起来

,两步蹬墙而上,在大门的中央用石头刻上了一个大大的交叉。轻盈地落下来,恰好到了彪的跟前,拍了拍双手的灰,说道:“来吧。”

“这能行吗?”彪问道。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宫迷梦所说的那样,造出一个沙人来。

“你也太水了,这样也不行?看来我看高你了,原来只是一个水货!”宫迷梦在彪的面前讥讽道,还不时地在他的面前指指点点。

“哈哈。”我好像在这个宫迷梦身上看到了马珞的影子。

“别说了!”彪站了起来喊道,虽然他知道宫迷梦是故意在激怒他,但是作为一个大男子汉,他可受不了这样的讥讽!他对宫迷梦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说道:“我做还不行吗!但是失败了可别怨我弄得你一身的沙!”

彪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始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高大的门看。

“高十米,宽四米,外貌就随便吧!锤子,长五米……”彪念念有词地描述起他将要制造的一个沙人。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从来没有试过的事情。也许会失败,但就现在来说,还没有失败之前,他一定全力以赴地去做好。

“出来吧,我的沙人!”彪大喊道,此时城门前的一片空地上破土而出涌现出一个人型!

“你能不能来个有霸气一点的口号!这个也太逊了吧!”宫迷梦抱怨道,用她小小的腿往彪的脚肚子上踢了一脚。

彪顿时被宫迷梦弄得走神,可怜的沙人在还没有成形之前便悲剧地倒在了地上,成为一个被宫迷梦虐杀在摇篮中的牺牲品。

“搞什么!”彪发怒了,他可受不了宫迷梦这一套,瞪了她一眼,转头又集中精力地喊道:“我去!给我起来!”

沙人顿时重新获得了新生,这次它好像害怕又一次被虐杀掉,竟然滑稽地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对彪躬身一鞠。

“哈哈哈……”宫迷梦哈哈大笑起来,她被沙人的动作逗得乐开怀。

“快去拿个锤子把门给捶开!”彪大喊道。

沙人点了点头,从地里抽出了一个大沙锤,拿在手里一个挥舞,锤子便往大门的那个明显的大交叉那里捶去。

轰隆!整个大门剧烈地震动着,门与城墙相接壤的地方裂开了痕,看样子捶多几下便能把大门给整个撞击塌下来。

“啊!”此时大门后传来了马珞的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