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秦时若云

正文 三零六 结局(二)

秦时若云 我为小T 5301 2020-10-25 00:46

  我攀着燕寒的胳膊顺势跪在了地上,一双泪眼凝视着他乞求着:“燕寒,我求你将我的孩子带出去,将他们平平安安的带到哥哥身边,我相信哥哥他们,一定会照顾好他们。”我想好了,我要留在这里,我要在这里陪着高渐离。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燕寒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拉着我想让我赶紧起来:“所做你这是做什么,你赶快起来,我本来就是要带你们出去的。”

“不,你带孩子们出去就好了,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陪着离,我不要和他分开!”我的泪水又止不住了。

“又没有让你们分开,高渐离不是都说了吗之后就会跟我们汇合。”燕寒他想的真的是太天真了,他根本不了解高渐离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想法。

我摇了摇头:“你不懂,你不知道。我求你了,你带着孩子们快走吧,你若是可以好好保护好我的孩子,我就算是死也安心了。要是你保护不好我的孩子,我保证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听完了我的威胁,燕寒开始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想到帮了别人还别这样恐吓,这年头好人真的不好当啊。”燕寒这样说,也就是答应了。

当他只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的时候,他也微微惊愕了一下,但好在他没有去戳我的痛楚,什么都没问就离开了寝宫。在他离去之前说:“我一定会回来救你们的,等着我。”

等着?我怕我等不到了,我和高渐离有可能……有可能……

我换上了一件白色的宫装。纯白的宫装有一些丧服的感觉。呵,这一天也就穿这件衣服最合适了,这样悲伤的气氛,还能有比白色的衣裙更加合适的吗?

离。等着我,如果你的结局注定是悲伤,那我就陪着你,魂断咸阳宫。

琴声在咸阳宫在我就听到了,我深吸了一口气,伴着琴声。一步一步,走进了即将爆发大事情的咸阳宫里。

这一次我是从正门进去的,此时高渐离坐在大殿之中抚琴,嬴政坐在高高的宫殿之上,两个男人现在看起来如此的平静,但心里指不定怎么恨对方呢。

鞋子踩在地上发出了嗒嗒的声音,背对着我的高渐离侧耳聆听了一下,但很快又转了回去,继续弹他的琴。恐怕他是不知道来的是我吧,毕竟什么都看不见。

嬴政见我第一次肯自己主动来到这里。有一些惊愕,也有一些激动,但后来注意到从始至终我都只盯着高渐离一个人看,他也就明白什么了。

“你平时寝宫都不怎么出,今天能来咸阳宫里,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过来坐吧。听听琴声可以静音。”嬴政冲我摆了摆手,一厢情愿的将我过来当做是来看他的。

我淡淡的撇了他一眼,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也算是同意了。就算我不愿意跟他坐在一起,可是为了高渐离的计划,也就委屈委屈自己吧。一步一步踏上了台阶,边走边说到:“没想到陛下也喜欢琴韵,琴这类艺术对文人才比较合适吧,杀戮太重的人,怕是听不懂其中的奥妙。”

“噔”的一声,本来美妙的曲子竟然走了一个音。高渐离的头微微侧向我一点,停下了拨弄在手中的弦。他应该是察觉到我了吧,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面对许久不见的我,他的心是不是也平静不下来了?

我坐到了嬴政的怀里面。像是在迎合他一样。

良久,高渐离再一次开始弹奏,但是曲子却换了,高山流水,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弹给我听的的曲子。他一天从来不弹两首曲子,可是今日他却违背了。

高山流水是名曲,很多人都会弹,但是弹得好的人却寥寥无几,高渐离就属于这寥寥无几中的一个。嬴政是第一次听高渐离弹高山流水,面对名家的弹奏他也不禁微微吃惊了一些,之后就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

静静地享受着美好,还是静静地享受着死亡?

我撇着嬴政那张让我愤恨的脸,心想,今日,那么他死,要么我死!

曲子弹了大半,嬴政忽然问我:“若云,你可听懂这曲子中的深意了吗?寡人的确是听不出来,你给寡人来解释解释。”

“高山流水,陛下可曾听过伯牙绝弦的故事?”本来不想和他有什么太多的言语,但是一想到说话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也还是大费口舌的跟他讲了一遍:“春秋时期琴师伯牙有一个知音叫俞子期,俞子期可以看到伯牙弹奏曲子时的所有意境,可以看到伯牙曲子中隐藏的真正情感。可是有一天,俞子期死了,伯牙没了知音,所兴就将琴给毁了,此生再也不弹琴了。而这曲高山流水,也是伯牙所做。”

嬴政闭上眼睛微微皱眉,疑惑的道:“将琴毁了?那可真是有点可惜,只是为了一个知音。”

像他这样没有感情的人他又能懂得什么,知音,朋友,爱人,亲人,虽然情感不同,但是却都是最真挚的情感。我白了他一眼,但还是缓声的说着:“伯牙很重感情,这也是世上难得可贵的。就犹如我和离一般,即使相隔一方,但我们的心总是在一起的。”

我之所以这样的说,是看见底下的高渐离已经有所行动了。我笑了笑,趴在嬴政的怀中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又使劲的扳住了后面纯金做的椅背。

嬴政微微惊愕,惊愕我今日怎么会这么主动,但双手还是搭在了我的身上,紧紧的搂住我的腰。

就在嬴政以为享受的时候,高渐离的琴声忽然戛然而止,然后我就看着双眼空洞的高渐离抱着琴凭着听觉飞了过来。真的是飞了过来。三下两下就过来了。

就是现在!

感觉到情形不对的嬴政猛然睁开了眼睛,看着高渐离正在扑向自己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想逃,却被我紧紧抱着怎么也逃不开。

“我早都知道这一切了。所以,我要让你死,你给我的伤痛,我都会让你还回来的!”我贴在他的耳畔狠狠地说到。我现在,再也不是以前连救不了人都要伤心的小姑娘了。

嬴政拼命的在我的怀中挣脱,就如同我曾经想摆脱他的禁锢一样。“疯了。真是疯了!”对,我就是疯了!

――――――――――――――――――――――――――

“啪”的一声,琴重重的摔在了我的旁边,而我坐在龙椅上,手中紧紧拽着的只有大红色的碎布。嬴政他在最后的关头竟然在我的胸口打了一掌,我的手一松,在一拽,就只抓住了他的大红色的衣袖。呵呵,还是贪生怕死之辈。

咳咳,嘴角有血丝慢慢的溢出。

我原以为高渐离手中的琴会砸到我的身上。可是在最后的关头他竟然将琴偏向了我的一侧,琴重重摔在地上,琴弦尽断,琴身也毁了,只有一堆重重的铅散落在地上。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尖叫过一下,他竟然还能感受到我在哪里。

高渐离伸出手胡乱的在我的面前抓着。空洞的眼睛却还能显示出着急的面容:“若若,你在哪?你有没有事?我有没有伤到你?”听着着急将近变调的声音,我的心里一暖,冲向前去扑倒了他的怀中。我在他的怀中摇着头低声哭泣:“离,我没事,我没事。刚才,我好害怕!”

刚才那一刻真的好害怕会失去他,就算现在也是失败的,但是比起思索起来的,在身边的真实感觉就没让我那么害怕了。至少这一刻有他在陪着我。有一个人在给我勇气面对。

“高渐离,你放开若云,她是寡人的,她是寡人的。”这一刻,嬴政如同疯了一般拔出他腰间的佩剑。指着高渐离大声的命令着。可惜,高渐离从来不听别人的命令。

高渐离将我胡乱抱紧在怀中,侧着身皱着眉头,轻笑了一下:“若云她是你的?呵呵,从始至终,若若都是我一个人的妻子。她现在之所以会带在你的身边,是因为你将她囚禁了起来。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若若愿不愿意,若若开不开心!”

“呵呵,你是真心喜欢若若的吗?你若是真心喜欢,就不会在她的胸口击上一掌。我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若若她一定很疼!像你这样贪生怕死的人怎么配喜欢若云,怎么配!”

的确,很疼的说,这一掌正好打在我的旧伤上。而且高渐离他才不会这样贪生怕死,让我一个人面对危险,他从来都是陪我一起面对。

嬴政面对高渐离的斥责一时语塞起来,他可能也知道自己有些心虚吧,但他很快就冲着我解释起来:“若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会故意打你的。我改,我日后一定改好吗?只要你就在我的身边,我就一定会改,我会和你一起面对危险,不会再将你一个人扔下不管的。”

他跟我这样保证,一个帝王给我保证。可是我不想要,即使这个保证再怎么好,我都不想要,因为他不是我的良人。

“从始至终你都不懂我想要的是什么,我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可以给你,我会将宫中的妃子都给废掉。”嬴政想都不想的道。

“我想和高渐离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你给不了的。我喜欢的是他,而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喜欢过你,我对你的感觉,只是一天一天的厌恶!如果不是你,我们一家人会过得非常幸福;如果不是你,我也不可能小产失去我和离未出世的孩子;如果不是你,小尘又怎么可能会走的那么突然!一切都是你做的,你是始作俑者,你难道以为你很好吗!”

每一次我都可以将话说绝,可是他每次还是没脸没皮的将事情懒到别人的身上,就比如现在:“高渐离,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若云她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她就彻彻底底的属于了我!寡人真后悔当初没有杀了你,如果早点杀了你,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我要杀了你,寡人要将你碎尸万段!”

剑直直的冲向高渐离,而高渐离也抽出了隐藏在怀中的匕首凭着听觉抵抗两下。可听觉毕竟比不上眼睛,眼睛看不见,也就不知道对方在哪里,出什么招式。当高渐离手中的匕首被打落了的同时,高渐离做出了一副视死忽如归的样子,将我好好的保护在他的怀中。

“若若,我要死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我爱你。”

“不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